日赚过亿!“卷王”是怎么做到的?

来源:凤凰网财经
作者:风暴眼工作室
时间:2024-02-04
2582
宁德时代的产能优势和比亚迪的整车优势,正搅动中国动力电池行业的半边天

宁德时代的产能优势和比亚迪的整车优势,正搅动中国动力电池行业的半边天。两家公司的表现甚至影响A股优质公司的成色。

毕竟二者,能在资本市场上给出百亿净利润的业绩预期,在2023年普遍业绩下滑的A股公司里,显得尤为突出。

几乎前后脚,1月29日,比亚迪公布2023年净利润预计290亿元—310亿元;第二日晚,宁德时代公布2023年净利润首次超过400亿。两家公司分别日赚0.8亿及1.2亿的数据更是羡煞许多人。

业绩预告似乎超出了市场的预期,短暂地提振外界的信心。宁德时代长期低迷的股价次日一度上涨7%。不过,比亚迪仍未改跌势。

过去一年里长期与业绩不符的资本市场表现,或许让两巨头也十分困惑。2023年,站在头把交椅的宁德时代,股价持续下跌,市值蒸发万亿,创始人曾毓群的个人身家也从2022年的3348.2亿元跌至2243.2亿元,财富缩水约1100亿元,在2023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中,排名由第二跌至第五位。

而作为“汽车行业首富”的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则以1336.4亿元身家位列第11名,较前一年也缩水了64.7亿。

在日渐内卷的行业中,它们将其他动力电池商们远远甩在身后,在激烈的战场上正面对决。若想坐稳动力电池商的头把交椅,既要保持技术的先进,也要维持业绩扩增的局面。而这,并不容易。尽管不想承认,宁德时代与比亚迪,都是对方最大的威胁。

01、市占率下滑,市值蒸发近万亿

三年前,曾毓群带领宁德时代跨过千亿营收大关,净利润也冲破150亿,志得意满,坐上“电池大王”的宝座。如今,站在400亿元的净利润阶梯上,宁德时代一骑绝尘,但所处的环境,却早非当初。

如今群狼环伺,商场的竞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或许也希望能够震慑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宁德时代交出亮眼的成绩单:预计2023年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425亿元—455亿元,同比增长38.31%—48.0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385亿元—415亿元,同比增长36.46%—47.09%。

对于业绩变动原因,宁德时代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新技术、新产品陆续落地,海外市场拓展加速,客户合作关系进一步深化,产销量较快增长的同时,也实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然而,尽管业绩亮眼,却不难看出,动力电池已非过去十年的时代,宁德时代正进入发展缓慢甚至是市占率收缩时期。

按照宁德时代2023年三季报数据,前三季度宁德时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311.5亿元。照此推算,宁德时代2023年第四季度的净利润预计在113.5-143.5亿元之间。与2022年同期的131.4亿元相比,同比增速为-14%到+9%之间。这意味着,宁德时代2023年第四季度或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的窘境。

与之相对应的是,过去这个“时代的宠儿”,在2023年却受尽资本市场的冷眼。

股价方面,以宁德时代2021年12月最高点382.68元/股计算,到2024年2月1日,已跌至最低价为148.58元/股,跌幅达61%。市值方面,与最高峰1.6万亿元相比,截至2月1日,市值已缩水近万亿,仅剩6555亿元。

宁德时代股价低迷背后,也显露出尴尬的处境,而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正在于,其市场份额正不断被蚕食。

作为动力电池行业的龙头老大,宁德时代与上汽、蔚来、理想、吉利等车企都保持着合作关系,市场份额长期遥遥领先。去年12月,还夺得了动力电池“三料大满贯”——国内动力电池装车量第一、国内三元动力电池装车量第一、国内磷酸铁锂动力电池装车量第一。

不过,假如动态比较宁德时代的国内市场份额变化,则能明显觉察出外界一直担忧的危险。

从全年装车量来看,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3年宁德时代装车量为167.11GWh,市占率为43.11%,依然稳居第一。比亚迪以105.48GWh的装车量紧随其后,市场份额27.21%。

而2022年,宁德时代市占率则达到 48.2%,比亚迪市占率仅为23.45%。如果把时间拨回到2021年,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原本一度高达52%,可谓是占据了动力电池行业的半壁江山。

显而易见的是,比亚迪正在不断缩短与宁德时代的距离。就在宁德时代公布业绩预告的前一天,比亚迪也晒出了成绩预告:期内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0亿元—310亿元,同比最高增长约8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274亿元—297亿元,同比最高增长约90%。

虽然业绩的增长主要来自于新能源汽车的销售,但电池板块给比亚迪带来的利润也不容小觑。在比亚迪的近年财报中,电池相关信息常常是寥寥数语,但从2022年年报中可以看到,比亚迪旗下动力电池公司之一无为弗迪电池有限公司净利润高达23.7亿元,对比亚迪净利润影响超过10%,仅次于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和长沙市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

比亚迪2022年年报截图

1月初,比亚迪以2023年第四季度纯电车型销量总计52.6万辆,超过特斯拉,成为全球最大的纯电动车制造商,占上汽车产业顶端,也不断搅动汽车供应链。

凭借年销售超过300万辆的比亚迪电动化整车优势,占据整车40%-60%成本的动力电池格局势必不断变化。

02、动力电池双雄争王

虽然宁德时代与比亚迪分别选择了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的不同路线,但双方之间早已是明争暗斗,硝烟弥漫。

2020年3月底,比亚迪在新产品“刀片电池”的发布会上,曾进行一场针刺试验,以测试电池的安全性。有趣的是,现场视频中,不仅显示了刀片电池在穿透后无明火、无烟的特性,而且以三元锂电池作为对照组,展示了其在针刺后出现燃烧的画面。

这一“烧”,可点燃了曾毓群的怒火。2个月后,曾毓群在宁德时代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怒怼:“电池的安全和电池的滥用测试是两回事,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安全。

这一举动引得比亚迪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李云飞当即在微博“反击”:“不服?!那也来扎一下吧!”

正是在这一次,平时看似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大动力电池头部企业,把针尖对麦芒的激烈竞争端到了台面上来。

曾毓群与王传福,都是艰苦创业的农民子弟,又是科班出身的技术型企业家,如果不是竞争关系,或许会很聊得来。但动力电池市场蛋糕就那么大,岂容他人夺食?

实际上,这看似半路杀出的比亚迪,比宁德时代更早坐上“电池大王”的交椅。

1999年,曾毓群创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从事锂电池的研发和生产。而此时,王传福已经在电池领域奔走了4年。创业之初,双方都是为国际手机巨头提供电池产品和解决方案。

彼时,先行一步的比亚迪一度拿下全球40%的镍镉电池市场份额,并进军镍氢电池、锂离子电池领域,到2000年,已成为摩托罗拉、TCL、诺基亚等全球领先手机品牌的供应商。三年后,比亚迪便成为了国内第一、全球第二大手机电池制造商。

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

不过这时,王传福已经把目光转移到造车领域。对电动汽车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高质量的电池。也正是因此,为了保障电动汽车的领军地位,王传福坚持动力电池不外卖,封锁技术,希冀做汽车界的“苹果”。而这,却将一手打下的电池江山拱手让与了宁德时代。

2011年,曾毓群将早期创立的ATL中汽车动力部门独立,成立了宁德时代。随着三元锂电池补贴政策的红利释放,属于曾毓群的“时代”正式降临。

在几乎没有对手的市场上,宁德时代仿佛进入“无人之境”,恣意驰骋。2017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第一大动力电池厂商,夺得了“宁王”的美誉。

独霸一方的宁德时代成为小鹏、蔚来等新能源车企竞相争抢的供应商,供不应求的局面让动力电池的售价逐渐走高,电池成本占到整车的一半左右。彼时,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还曾公开调侃,“我现在是给宁德时代打工。”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车企开启了自研电池热潮,长安汽车拥有了自研品牌“金钟罩”,极氪汽车发布自己的“金砖电池”,而蔚来也推出了自己的半固态电池包。

曾经不愿卷入电池厮杀的王传福,也在2021年6月加入战局。带着曾被曾毓群吐槽的“刀片电池”,切割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一年后,在磷酸铁锂电池的细分领域,比亚迪以6.01GWh的装车量,41.90%的市占率,超过了宁德时代。

磷酸铁锂电池因其高安全性、长循环寿命以及低成本的特性,正成为电池技术的主流。来自市场的刺激,让宁德时代不得不更进一步地“卷”起来,祭出大招:2023年8月,宁德时代推出磷酸铁锂“神行”电池,在同细分领域与比亚迪正面“硬刚”。新产品甫一推出,就收获奇瑞、广汽、北汽等七家车企争相签约。

面对竞争对手,曾毓群曾于去年6月表示,“动力电池产业的前半程,已经可以满足市场需求。”但他随即指出,“动力电池产业的后半程,是引领市场需求,从有到好。”言外颇有点傲视群雄的姿态,仿佛那些对手仅仅算“有”,而他才有能力实现“向好”。

03、出海求生

去年9月,德国慕尼黑车展,曾毓群带着扩展海外市场的诚意现身。他发表了题为《如何加速推动新能源汽车全面市场化》的主旨演讲,呼吁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能够打造更开放、自由的伙伴生态。

曾毓群在慕尼黑演讲

同样在车展亮相的,还有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曾经乐于口角之争的两个巨头,在这一场合“他乡遇故知”,只是相视一笑。在展区,众人簇拥下,曾毓群揽起王传福的肩膀,笑语连连,看起来颇为友好。

这背后,是随着国内市场份额逐渐被瓜分和蚕食,双方将目光投向国际蓝海。而德国,正是他们布局的重要战场。

2023年1月,宁德时代位于德国图林根州阿恩施塔特的工厂正式启动。这一项目预计满产后的年产量将达到3000万枚电池电芯,可装配18.5万至35万辆电动汽车。

在宁德时代官网上,赫然展示着公司的全球布局图:十三个动力电池生产基地由虚线连接,除了福建宁德、青海西宁等国内的11个基地外,还包括德国埃尔福特和匈牙利德布勒森。其以“时代”命名的子公司更是遍布德国、日本、美国、法国。

官网截图

欧洲的广阔市场,无疑会给电池企业带来新的增长点。宁德时代2023年半年报显示,根据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数据,2023年1-6月,欧洲31国实现新能源乘用车注册量141.9万辆,同比增长26.8%,新能源车渗透率为21.5%。

根据 SNE Research 数据,宁德时代2017至2022年连续 6年动力电池使用量排名全球第一。2023年前11月,在除中国以外的市场,宁德时代的电池装车量达到78.4GWh,市占率从上年同期的22.1%增长到了27.7%。

除了在德国建造生产基地,宁德时代还与多家国外车企合作,其中包括福特汽车,为福特的电池工厂提供筹建和运营服务,并对电池专利技术进行授权。此外还包括特斯拉、宝马、Stellantis、沃尔沃等车企。

即便是在海外市场,宁德时代也逃不开比亚迪的“穷追猛打”。2022年开始,就有消息称比亚迪为特斯拉欧洲车型供应10GWh电池,搭载刀片电池的特斯拉车型已经进入测试阶段。去年,比亚迪成为了除松下、LG化学和宁德时代之外,特斯拉的第四家电池供应商。

不过,海外市场的拓展还未止步。2月1日最新消息显示,特斯拉计划在美国内华达州扩大电池生产,并且采用宁德时代设备,开设一家小型工厂。不过,在这次合作中,宁德时代参与度会相对较低。

要保住皇冠,曾毓群不仅要将护城河挖得更深,而且还要拓得更宽。

立即登录,阅读全文
原文链接:点击前往 >
文章来源:凤凰网财经
版权说明:本文内容来自于凤凰网财经,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快出海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zzx@kchuhai.com)删除!
扫码关注
获取更多出海资讯的相关信息
扫码登录
打开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后即可登录/注册
加载中
二维码已失效 请重试
刷新
账号登录/注册
个人VIP
小程序
快出海小程序
公众号
快出海公众号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投稿采访
投稿采访
出海管家
出海管家